圓滿之愛—超越「不孕」的「怨」與「憾」

shutterstock_220352410

【陳尚綾,國立彰化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學系副教授,資深諮商心理師】

(本文個案故事皆是綜合常見之個案類型與個案經驗編撰而成,提供讀者思考自我心靈的奧妙)

 

靜美是一位40歲的已婚婦女,她五官細緻、舉止優雅,讓人感到她確實人如其名地既「文靜」又「美麗」。靜美娓娓道來她已結婚10年,夫妻感情甚篤,即使這10年來一直未能懷孕生子,但先生與婆家都能體諒。「不孕症」與「試管」的治療一直斷斷續續了數年,直到半年前,自己實在受不了這種身心的折磨與煎熬,才決定「停止」治療。先生雖然表示支持,但是她卻一直無法「釋懷」…。她抱怨老天為何讓她無法生育,使她面臨如此難堪的抉擇、她不確定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,也遺憾是否一輩子就此「無後」,更懷疑自己是否太過「自私」?

再次諮商時,靜美一坐下來,就急忙地告訴我,一週來她連續做了好幾個「奇怪」的夢。剛開始,她夢到先生娶了兩個老婆,醒來後不以為意,還向先生開玩笑,「哇!你最近是不是不乖,我夢到你享有齊人之福喔!」。由於,靜美與先生向來鶼鰈情深,是朋友眼中的模範夫妻,靜美說她從來不會懷疑先生會有外遇!但是,沒想到,一連數天靜美又做了相似的夢,她夢到先生娶了三個老婆、五個老婆,甚至到最後,她夢到先生娶了「七」個老婆!雖然,她不太記得夢中的細節,但她在夢中的感覺卻越來越「清晰」,以致於讓她從夢中「哭醒」..。她問我「我是不是太奇怪了,我怎麼會這麼地沒有安全感,懷疑我先生呢?可是我先生明明對我很好啊!」。

在心理學中,「夢」是通往潛意識的通道。我聽著靜美的夢,不禁為她高興,她的「潛意識」似乎在向她傳遞重要的訊息、幫助她療癒心靈!我引導靜美「探索」她的夢—她說她印象最深刻的是,在古老的四合院宅第裡,有人告訴她,因為有個女人救了他老公的命,所以她老公必須要娶她,回報救命之恩,不然會有生命危險..,她在夢中,雖然百般地不願意,但卻為「顧全大局」,不得不答應。她在夢中,看見了老公與對方洞房花燭夜的房間,一個人孤單地悲痛不已..。她又夢到,老公因為在前世與好幾個女人承諾姻緣之約,所以此世一定要完成諾言。識大體的她,一再地在夢中被迫「退讓、接受」,那種「哀怨、無奈與悲苦」只能化作無盡的淚水,她說她在夢中,不斷流淚哭泣,但卻又只能「隱忍」!

我問靜美,這些夢讓你聯想到什麼?夢中的感覺讓你碰觸到心中的哪個部分?靜美透過夢境敘說、進入夢境角色、連結現實與夢境的相似處,她略有所悟地說:「這個夢讓我感覺,我好像一直在『擔心、焦慮』,因為我沒有生小孩,所以沒有『資格』擁有我先生…,所以結局總是我在退讓….」,「可是我不知道,這種邏輯是怎麼來的..因為我一直認為我是一個新時代女性,我已經『沒有』那種傳統價值觀的束縛了啊!」。當靜美帶著這種疑慮離開諮商室後,她又做了另外一個夢,告訴她傳統價值觀是多麼地牢不可破!

靜美說,她夢到她與先生去類似家族祭拜祖先的祠堂,她依照禮數在祭桌上擺滿了各式的香燭祭品,但沒想到當她燃香祭禱時,突然間在桌上滿滿的「祖先牌位」一個一個地倒向她來,她急忙想要去撿牌位,但旁邊有許多聲音,阻止她、甚至責罵她「你沒有『資格』,碰我們的牌位!」。夢中的靜美,既驚嚇又委屈…。靜美說,這個夢好像在「點醒」她,其實在她的心靈深處,因為她的不孕,她感覺自己對先生與婆家犯下了天大的罪–「不孝有三,無後為大」。在這個夢中,「無後」的罪名讓她無法逃脫、無法辯解…。

確實啊!五千年來,華人文化所重視的「傳宗接代」,向來是婦女進入婚姻後,常必須承擔的「重責大任」。當婦女無法生育時,不僅可能會受到夫家的指責、甚至還可能引發「婚姻危機」;同時,婦女長期所內化的「價值觀」,也可能會逼使自己產生深切的「自責與愧疚」;再加上那種想要「擁有小孩、成為母親」的夢想破碎,更可能引發婦女的「憂鬱與哀愁」,甚至為此貶抑自我價值、遺憾終生…。但慶幸的是,隨著時代進步,現代婦女擁有了更多的知識、能力與權力,經濟的獨立也使婦女不再需要依靠夫家。許多人權意識與「女性主義」觀點,更可協助女性覺察與建構「自我的認同與價值」。靜美與許多現代女性一樣,既接受了現代「女性自主」的價值觀,但社會文化所加諸與內化的「傳統價值」卻也根深蒂固、揮之不去!我與靜美在諮商中,藉由她的夢,不僅觸及到了她心中這塊「不孕」的「怨」與「憾」,也觸及到了現代婦女在「現代」與「傳統」間的掙扎與矛盾…。

靜美說,其實我的人生已經很圓滿了,工作、家人與婚姻都很好,但是因為不孕,讓我覺得我的人生與家庭有個很大的「缺憾」。當朋友說他們家小孩如何如何時,我無法參與…,當過年過節許多親戚「一家人」團圓時,我與先生卻總是只有兩個人..。靜美知道這個「缺憾」,一直影響著自己的心情,也影響著自己與家人的關係與溝通。似乎她因為太過害怕「被指責」與「被嫌棄」,以致於一直無法與家人敞開心胸「討論」不孕的事實與未來規劃。她也猜測「或許先生也有壓力,又怕傷害到我…,所以也一直迴避碰觸這些,讓我們兩人一直卡住…」。靜美說,她好感謝自己的夢!如果不是這些夢的啟發,她不會有「勇氣」,如此深入地自我探索…。

後續,我介紹靜美看了一些探討不孕的書籍,其中「如果你沒有小孩—挑戰無子的污名」一書,靜美認為對她的幫助最大!藉由書中多元觀點的探討與剖析,靜美的心更加開闊。她說,經由閱讀與省思,她更加統整自我,她認同女性除了「母職」外,也有其他「圓滿」自我價值與人生的「實現途徑」,女性不一定要透過成為母親,才能受到自我與社會的肯定。「不孕」或許不是「缺憾」,反而是「不圓滿」中的「圓滿」—提醒女性去實踐「母愛」以外的愛與價值!

靜美說,明年她就41歲了,她想要拋掉不孕的陰影,擁抱人生,用更積極的想法與行動「圓滿」人生!或許未來她會與先生領養小孩,一圓做父母的夢;也或許她會突然懷孕,成為母親;又或許他們夫妻倆一輩子就只有彼此…。但是,不管何種發展與結局,她都會感謝「不孕」所帶給她的自我覺醒與生命意義的啟發!

Comments are closed.